February
23

后来我去了一家某著名主持人做广告的皮肤病医院,那医院说,治不好全额退款,医生给我开了一瓶编了号的粉红色乳膏。药用完了,没有任何反应;又开了几副中药,江山依旧,但医生摸了摸患处,笃定地说:“没问题了!好了。”

我把目光投向首善之地北京,那里有一个“青大将丸”顶级品牌的皮肤病医院。因太忙,只好邮购药物,治疗结果,外甥打灯笼——照旧。
青大将丸
我服用了百癣夏塔热、青大将丸、银屑颗粒,喷了土槿皮酊、“蛇王银癣K”、日本癣清,涂了蜂胶、力康霜、曲安奈德;也曾艾灸,也曾针刺,也曾火疗;也曾买了药书,与医生一起探讨治病良方;还用过藏药、蒙药、苗药;还曾与一位保养极佳、面红发黑、脑后扎着马尾的耍蛇江湖老郎中有过交集……那癣依然我自岿然不动。

有一天,我忧郁地在大街上行走,偶然遇到一个白发飘飘、仙风道骨的老人,他扛着一个龙头拐杖,杖上吊着一个葫芦。见我神情凄楚,慈祥地问我是不是有什么病?我内心感动莫名,竟以为有神仙来救。我告诉他我的皮肤病病情,他当即给了我一盒乳膏:“保证药到病除。”价格自然不菲。但结果是什么,我不说你也知道。

添加新评论 »